fifa手游化学反应:陳皮要一個人前行

愛瞎玩網 摩石
愛瞎玩網 愛瞎玩  愛瞎玩網 2015-08-06 10:57:13  評論()

fifa手游值得培养的球员 www.guqds.icu 原標題:陳皮要一個人前行

13年,我在**牛的酒吧廝混。 **牛介紹了一位中年男人給我認識,男人叫陳皮。大家喝得盡興,接著就去KTV。 在KTV我見識了陳皮的人生。 比如,他也嘗試過默默地握著酒杯,安靜坐在一角。氣氛高漲起來時,他也會拿著話...

 1.jpg

13年,我在**牛的酒吧廝混。

**牛介紹了一位中年男人給我認識,男人叫陳皮。大家喝得盡興,接著就去KTV。

在KTV我見識了陳皮的人生。

比如,他也嘗試過默默地握著酒杯,安靜坐在一角。氣氛高漲起來時,他也會拿著話筒唱幾句。

兩首歌之后,他就展示了他的麥霸的威力。音調漸漸飆高,所有的曲調都往最高處沖去,到最后完全唱破了,變成了吶喊。

他壓低身子,以致能發出更多的聲音,搖擺手臂,轉動身子。

站到桌子上去,以獲得更多的音域。

漸漸地眼淚嘩啦啦地掉下來,杯子踢碎了,話筒線扯斷了。

我摸著肚皮轉圈跑,喊:哈哈哈,陳爺,我能把您入了藥嗎?

陳皮癡癡地笑:先把你閹了做藥引子。

包間亂成一團。服務員進來請走我們。

后來,我問陳皮:為什么要那么賣力地唱?

他很迅速地回答:我又不賣唱,為什么要賣力唱。大爺只是唱不好,所以付出了努力卻唱得很破。

我接著問:兩個人為了未來,拼盡全力好嗎?

陳皮:你不廢話嗎。

陳皮的太太笑了笑。太太叫古波,一直坐在陳皮身邊,攥著他的左手,陳皮說什么她都微笑。

我說:可這未必啊。就像想要把一首歌唱好,需要注意的太多了,環境氛圍,醞釀情緒,控制節奏,一步一步掌控感情的變化。

陳皮說:喲,你這說法很吊的樣子啊。

13年底,陳皮換了套望京的新房子。

入住那天,一群朋友化身不速之客匆匆趕到,大大的餐廳擠滿了人。

**牛自告奮勇,下去提了五箱啤酒。媛子和樹杈去廚房添了兩個菜。一群瘋子放開了懷地吃喝,胡天海地地扯。

我發現陳皮一直低頭不語,我問他,他默默地猛喝一口酒。

我感覺不對,推推王賓,王賓傻頭傻腦地跟我碰杯。古波起身進了房間。

陳皮猛地站起來,說:我們努力很久才買下這套房子,今天第一天入住,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等待,下班了就匆匆趕到家。你們來我高興,可你們太鬧騰了,我更想和古波好好享受這段時光。

朋友一個個紫著臉,局促不安,紛紛道歉告別。

只有王賓埋頭啃著蟹腿,大家把他拖了出去。

感情這么珍重的人,卻在14年初離婚。

13年底兩人繼續玩自駕到歐洲。最后到了柏林墻遺址公園,古波悄悄提前離開。電話打不通,陳皮急得正要報警,接到古波電話。

她已經在機場候機室,說是公司一個月前的案子要了結。

陳皮在電話里問:為什么不叫上我,一起回去?

古波說:你替我完成我們的旅行。

陳皮叫道:那為什么這么久不接電話?

古波說:出來太急,跟那頭通完電話,手機就欠費了,在機場才充的卡。

陳皮從歐洲回來,桌上擺著古波已經簽字的離婚協議書。

那時,大家聚在**牛的酒吧。

陳皮艱難地哭著開口:娘們要跟我離婚。

**牛說:靠,怎么這么狠?

陳皮說:直娘賊,我們去歐洲自駕游,她提前離開。她說我不該不開心。我當然不開心,這是我們的旅程,我當然不開心了??墑遣豢?,我也沒有怎么樣,她竟然把我趕出家門。

大家說著說著。陳皮一聲猛吼,操起酒吧角落的一個滅火器沖了出去。

十幾個人跟了出去,沒有人能拉得住陳皮,他抱著滅火器上了車子。然后五輛轎車,從鼓樓大街一字排開,開往望京。

到了望京花園,陳皮開了門,滅火器就輪下去,從冰箱到電視,從馬桶到茶杯,整個房子分崩離析。

楊枚上前去拉他,卻被他一把推搡開,一**坐到地上,**扎了碎玻璃片。

楊枚喊:陳皮我操你大爺。

大家喊:陳皮我操你大爺。

陳皮一個滅火器往前一拋,砸中床頭墻上的合影。相框呱呱呱地掉到地上,落進瓦礫場里面。

陳皮大喊一聲:陳皮我操你大爺。蹲在地上,眼淚掉下來,說:好累啊。

沖動的結果,陳皮離婚,房子和車子都被判給古波。

本是美好的曲子,可是花兒開在了夜晚,潮水漲在了春天,歡樂跌落在門后,即使用了最大的力氣,最后錯亂成一段噪音。

兩個人的世界,剩下一個聲音:您好,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

14年夏,在火車站臺,陳皮流著眼淚問我:付出那么多,像是一匹奔騰的馬,是不是我哪兒錯了?

我說:你很高深,我不懂啊。

陳皮問:那我到底哪兒錯了,是不是我不夠愛她?

我沒有回答他,那之后陳皮就從我們的世界消失了。

14年冬,在郊區山頂的夜晚,大家用溫酒抵抗寒冷。正準備卷被子而眠的時候,有人悄悄說:古波一離婚就跟別人結婚了,嫁給的是一個跳舞的,沒幾個錢。

我震驚,跳了起來,問:怎么這么快?

楊枚從旁邊探出頭來,說:放你娘的屁,什么叫這么快。古波跟陳皮離婚前,這娘們就跟那*夫搞上了。只是知道的幾個朋友都不說。

我奔到桌邊,悶掉一口酒,沖山下叫道:古波,我操你大娘。

我醉醺醺的,楊枚說:傻逼啊,砸掉房子,是陳皮故意的,為了最后房子和車子賠給古波。

我哭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15年夏,我已經忘掉這茬事,被朋友拉去KTV。猛然發現角落里坐著一位大叔,晃動的燈光下,半邊頭發花白。

相見春風怡然,再見滿面風塵。

他站起來,伸出手說:聽說你改名字了,所以摸屎君,你好。

我說:陳年老皮,現在入藥效果更爆呢。

對于他離開后的事,我們都沒有聊。我只是說:要不,來一首?

我以為他會改變的。

可是他唱了兩首,唱到《那些花兒》的時候,人還是站到了桌子上,話筒線即將崩斷,包間回蕩著虎嘯龍吟。

那是悲傷綻放的熱鬧,是嬉笑支撐的絕望,是扎根在河底深深的滯留,而她是看不見的。

那晚全北京城暴雨,我們被困在KTV門口。

陳皮接到一個電話,說了兩句,就沖進了雨里。一群人叫著“陳皮你干嘛”也沖進了雨里。

我沒有沖進去,只是第二天接到**牛的電話,說:古波來找陳皮,說跟那*夫過不下去了。

我大喊:哈哈,現在回頭了。

**牛說:陳皮對古波說,你跟那男人的孩子快兩歲了,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已經懷上的,你得為孩子想,他不該有缺失而痛苦的人生。我是想要跟你在一起的,可是我們已經把最好的時光弄丟了,你再跟我在一起,你會難受,你會牽掛,你會迷失。我不想要你這樣,舞者對你是好的,你應該回到他身邊。而對于我,你所看見的水中月,已經不是當年倒映的那一個了。

我說:神馬東東?這是神馬情況?

**牛說:陳皮扔給了古波五十萬。

我操,彪悍的人生啊。

**牛說:那蕩婦還沒有走。陳皮踢翻了桌子,喊著,滾蛋,別讓我瞧不起你,我不想罵得太狠,我怎么會原諒你,快滾吧。那蕩婦捂著耳朵,說聲謝謝就走了。

**牛說:陳皮最后一句話說完,古波消失在門外,他腿一軟,蹲在地上,咕噥著,好累啊。他的衣服一直是濕的,雨水滴下來,圍著他濕了一圈。

再兩天,**牛給我電話:陳皮走了,去大理開一家客棧,我們想見他,去大理就可以,風花雪月,想多爽就多爽。

操他大爺的大理,爽你媽個*啊。

安靜看湖水平鋪直敘,細心聽流云飛速流走,認真探海底暗潮深涌,帶著思念走過,修煉一世陀佛。

在陳皮的生命里有很多句子,不必向別人說。

名字和名字靠在一起,肩膀和肩膀貼在一起,時間和時間連在一起,月亮和月亮融在一起。

最后跌落一句,墓碑和墓碑靠在一起。

這是兩個人的海誓牽著山盟,一生一世只寫幾個句子,陳皮用幾年就唱完。

那,所有在他的夜晚疊加的影子,都會在別人的黎明全部盛開。

熱點 / Hot

    最新 / Latest

      手機客戶端|關于我們|聯系我們|fifa手游值得培养的球员|客戶服務|意見反饋|網站地圖
      Powered by 愛瞎玩網 湘ICP備12006741號-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