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fa手游球员升级:轍世

愛瞎玩網 張慕樵
愛瞎玩網 愛瞎玩  愛瞎玩網 2015-08-04 10:44:34  評論()

fifa手游值得培养的球员 www.guqds.icu 原標題:轍世

函宇死后,我和小米離開長安回到了漠里,那一年,我才開始真正的明白,長安,那是永遠都不會長安的地方,回到漠里后,我和小米就再也沒有回過長安,也不愿再提起有關的那些人那些事,因為那里埋葬了我太多的親人。很...

 1.jpg

函宇死后,我和小米離開長安回到了漠里,那一年,我才開始真正的明白,長安,那是永遠都不會長安的地方,回到漠里后,我和小米就再也沒有回過長安,也不愿再提起有關的那些人那些事,因為那里埋葬了我太多的親人。很多事情就都只能變成我們隨著時光而漸行漸遠的回憶。

兩年前,我和洛瑤因為函宇而留在了玉荷苑,那段日子過的很平靜,函宇和小米偶爾來玉荷苑看我們,給我們講一些宮里發生的事,函宇會經常給我們說一些朝政要務,比如說關外的哪個小國又向我們稱臣了,哪個大臣給他提了個很好的建議之類的話。我看著他越來越有皇上的樣子而暗自心喜,而小米總會給我們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比如說她是如何發現了宮里的哪個有問題的太監和哪個宮女勾*成對,意欲私逃。上早朝的時候,她又是如何發現了哪個大臣昨晚可能沒睡好,這樣的話不知道她說了多少。

洛瑤嗤之以鼻,語氣冷冷地說:呦!皇后娘娘,以前沒進宮的時候還真沒發現你還有這樣的喜好,連太監和宮女的那點事都這么清楚,您在后宮沒少忙活吧,唉…你說這到底是哪個太監呀,這種事都能被發現,也太不小心了!

就這樣,在他們的陪伴下,一個又一個清冷的黎明變成了一個又一個醉人的**昏。

我在玉荷苑為大哥他們立了靈位,每日為他們焚香,希望他們的在天之靈可以得到永久的安息。就如當年的我們,希望百姓可以永久地安居樂業一樣。如今看著函宇和小米將天下治理很太平,我經常在想,要是大哥他們還在的話,我們所有的人,一定也可以很太平的活著。不再有漫長的逃亡,不再有血腥的廝殺,當然,更不會再卷入這個江湖的恩恩怨怨。玉荷苑的日子雖說過的安逸平靜。我們卻一點都不喜歡這深宮高墻內的生活,當初函宇下旨,命工匠建造了玉荷苑,他希望我可以在長安多住一段時日,他剛坐皇位不久,有些事他難以料理,朝廷上下都是前朝的人,文武百官也沒有可以讓他完全信任的人。為了助函宇得到這個江山,讓百姓能夠過上太平的生活,我們死了太多的親人。我們都深知這一切需要我們用心去守護。而且,洛瑤中毒已久,雖說沒什么大礙,但留在宮中也方便醫治,也不枉韓破每日來送藥。于是,洛瑤才決定和我一起先留下來,待函宇完全可以獨自料理朝政,明辯是非忠*。她中的毒完全解了,我就和洛瑤一起離開,她做她的城主,我過我的日子,到時候希望小米可以和我一起回漠里,然后和小米好好的過日子,以后哪里也不去了。說到漠里,那是我最愛的地方,在漠里可以吃到雨薇姐做的菜,我都兩年多沒吃過了,她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大哥在的時候也很是喜歡。也不知道雨薇姐她一個人在漠里還好嗎,有沒有想我們。身處長安,更多的是希望早日離開??燒飧鍪郎系牡卻蠖嗍鍬ざ純嗟?,這個過程需要等著的人對突然暗淡的時光有足夠的容忍。痛苦,漫長,時光是刑場上的劊子手,沒能給予我們一絲一毫在痛苦中喘息的機會,應當承受的東西,定會如期而至,從來都不會減少。我們為了更好的忍受等待中的孤苦與無奈,總會找到很多的消遣方式,以此來熬過這個漫長的過程。除了玉荷苑的玉殿,玉池的玉毓亭是我們待過時間最多的地方,不過自從我們住進苑內,洛瑤就給它重新起名瑤池,原因很簡單,她想叫它什么它就叫什么,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她叫木易洛瑤。

瑤池正值繁華時,池中花每一朵都嬌嬈地綻放著,香氣緊緊鎖著瑤池。這樣的地方,或許更適合鄧三虎那樣的有志之人群集,為國為民,單單不為己,而推杯換盞,豪言壯語一番又一番。不過我們討論的東西永遠與江湖無關,更與皇權朝政無關, 這樣說來我們是地地道道的無志之人,最起碼現在這樣認為自己無志,這是沒有錯的。大多閑暇的時候我們一起坐在瑤池中心的玉毓亭里談天論地,討論我們離開長安后我什么時候能真和小米成親,什么時候能真的有孩子,男孩還是女孩。孩子取什么名,孩子長大后是應當狩獵還是應當絲織?;蛘哂Φ?hellip;…這就是我們所談的天所論的地。與那些有志之士相比,我們的天或許真的太小,我們的地或許真的太窄??墑俏拗鏡奈頤嵌賈?,守好我們自己的天地是很難的??墑俏蘼鄱嘈《嗾?,守好又小又窄的它,我們自己的天下就能永久的太平。一個小小的長安城,卻讓整個天下都不能長安,那么多的人在江湖的血雨腥風中變成了雨變成了風。這里面有多少有志的人,又有多少無志的人,到最后他們都還不是得到一個雷同的歸宿。很慶幸這些我能明白,洛瑤也明白。

洛瑤說:子承父業,我覺得你們的孩子應當要飯,就像你和你的杜鉞汐,不對應該是和你的杜小米一樣。

我說:杜鉞汐和杜小米有區別嗎?

洛瑤點點頭:是同一個人,可是不同的稱呼,前者是人家還不認識你的時候,和你在一起要飯之后不就成了你的杜小米了嗎,唉!可見當初的你有多可憐,雖然你現在也可憐,你可憐就算了,可是你連累人家和你一起可憐,你聽聽,杜小米,連名字都跟吃的東西有關。

我笑了笑,說:木易城主,那你什么時候成親呢?

洛瑤看著我,峰眉如刃,目光如井。

我…我不會成親的,永遠都不會!

為什么?我問道。

她說:沒有為什么,不行就不是不行…

突然,她看了看我,詭異的笑了。

你笑什么?

洛瑤說:其實也沒什么,我就是突然很想知道這瑤池的水有多深,把你扔下去我不就知道了嗎。對吧!

沒躲過她的一掌,我掉進了她所謂的瑤池里!她站在亭子里靜靜地看著狼狽不堪的我,似乎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

我大聲的發泄著我的不滿,因為我真的很不滿。

我大聲的說:你…你下次能告訴我一聲再打嗎?上次你將我從屋頂推下去我的腰到現在還沒好呢!

洛瑤拍了拍手,說:呦,上次那點破事你都還記著呢!

我擦凈臉上的水,生氣的說 :“廢話,換做是你,你記不記得呀!我告訴你我很生氣,來玉荷苑這么長時間里,你將我從屋頂推下去了三次,還有兩次是被你踢下去的,這次你又一掌將我拍下來,本來我早準備好了可你這次為什么不用腳踢我?

她瞪大眼睛,說:呀!實在是小女子失禮呀!下次吧,下次我一定改腳踢!對,就這么定了!

我生氣的跺跺腳:休想,還不拉我上去!

她瞪大眼看著我說:這么低!還用我拉,再說了本城主也沒那個心情,哦,對了,瑤池里淤泥應該是很深的你最好別亂動,我走了!

低頭我才發現水已經到我腰上了,準確的說是我陷下去了,完了,肯定是剛才我生氣的時候一跺腳才陷下去的,我大喊,“救命?。?!救命??!“

看我在水里狼狽不堪,嚇壞了苑內的太監和宮女,我突然想如果我被淹死了,那么他們一定會被皇上下道殺個頭或者誅個什么八九族之類的旨,而我也就是死的難聽一些,傳出去也不過就是一個男子漢大丈夫被泥水給溺死而已,想到這里我覺的貌似他們比我冤,可太監怎么會有那么多后代呢,而且還八九族,莫非真像小米說的那樣有極個別假太監在暗中勾搭宮女,即使這樣有后代也不夠誅啊,我深深惋惜皇權的威嚴因為太監后天的生理缺陷而無法在太監身上得到很好的體現!真佩服自己可以在這樣的處境下可以想這么多,水真的很涼泥真的很深,雖說太監是不完整的男人,但是,此刻他們因為救我而顯得他們很完整,這樣的生活很快就過去了一年。

次年春,苑內的荷花很守時地開放,函宇和小米也依舊隔三差五的來玉荷苑看我們,給我們說宮內新發生的事,我們也依舊聽著,就像我七歲那年和妹妹郁嬌一起圍著藥池,聽林叔講當歸的故事那樣,趣味無窮。以為一切都會太平的過著,長長久久。世事難料,最終那一池的繁華在另一個最合適的時間里沒有逗笑心中那個一直最合適的人,而且再也不可能了。

洛瑤死后,長安下了一場大雨,比起記憶中走丟了妹妹的那場雨,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帶洛瑤回到了月眠城,昔日華麗的月眠城在幾年的風雨中已淪為一座孤城,蒼老斑駁,一如自己對這里的記憶。原本白*的城墻被青*的苔綠殘食殆盡,云霧裊裊。月眠城的人在七年前的那個夜里幾乎全部慘死,僅剩下木易洛藤和木易洛瑤,如今城內只有木易洛藤爺爺一個人,他一直在等洛瑤回去,因為他相信木易一族的人會好好地活下去,即使就剩他一個人。我抱著洛瑤在她耳邊輕輕地說:我帶你回家了,我們終于離開長安了…你看到了嗎?木易城主!

四周的風在城里烈烈作響,白*的霧氣像極了那些白*的孤獨亡靈,四處飄蕩,空游無所依。他們的王回來了,不知他們可有看到。我一步步向城中走去,這座城給我的記憶也一 一被喚醒———那些冷月未眠的夜里洛瑤一襲白衣站在落滿月*的城樓注視著整個燈火通明的月眠城,那些滿城百姓笑語臣服的日子里,洛瑤冷艷高傲的成了月眠城第一位女城主,只是這一切對我來說都來的過于突然。在城內我看到了頂著一頭白發的洛藤爺爺,幾年不見,他的臉溝壑遍布,愈顯蒼老。我知道他一直在等著他們的城主回來,我也知道此情此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也是他從不愿去想的。那一天,他那雙蒼老的眼睛神*逐漸黯然,他臉上的溝壑被淚水徹底填滿。按照木易一族的規距,城主要埋葬在月眠湖畔??墑鍬逖嵩讜旅吆?,因為她是唯一一位女城主。

我在岸邊看著那冰冷黑*的巖把湖水染成黑*,湖畔是白*的墓碑,上面記述著每一代的城主,洛藤爺爺在岸邊操縱著機關,平靜的湖水開始翻滾起來,巨大的黑*漩渦在黑*的石岸吐出白*的水花,我眼睜睜看著洛瑤慢慢地向湖底沉入,她白*的衣袍在黑*的漩渦中舒展開來猶如一的尊貴白蓮從神霄降落人間然后自由地綻放,我扶著黑*的巖石看她安靜的臉隨身體徹底下沉,黑*的湖水瞬間席卷她的身體漩渦開始變淺最后又變的平靜,又靜的可怕,湖水像一道傷口慢慢地在我眼前愈合也無比的疼痛,我低下頭眼睛模糊起來滾燙的淚點從眼角劃落砸在黑*的石岸砸在冰冷的湖面發出孤獨的聲響。

洛藤爺爺說月眠湖畔葬著每一代的城主,而洛瑤是唯一的女城主,月眠湖就是為她開鑿的,她死了之后就要葬在湖里,月眠湖的機關也就在葬了她之后失效了,從此以后月眠湖就沒什么特別的了,這就是江湖傳聞的‘’波襲“都認為波襲是的武林絕學,不知有多少人為它而死,七年前武林各門各派打著懲惡揚善的旗號進攻月眠城就是為了它,其實它只是月眠城上乘的機關術而已。

對于洛瑤的死,我有太多的內疚,木易洛硯臨死前說他希望我可以幫洛瑤拯救月眠城,可如今洛瑤也死了,他的在天之靈又怎會安息。洛藤爺爺說把洛瑤葬在月眠湖,等到來世依舊是尊貴的王,或許我從未希望她來世是什么城主,如果真像木易一族說的那樣我更希望來世她是一個山野村姑,她會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姑娘然后找一個可以對她一輩子好的和她一樣簡單的人簡簡單單的成親再生個簡單的孩子一家人過著簡簡單單的日子然后簡簡單單的老去最后在簡單的人的簡簡單單的哭聲中簡單的死去,若真能這樣來世你可以不認識我。

在回長安的途中我一直在想著這些日子以來發生的事,我覺的這一切都發生的太離奇,洛瑤中的毒只要長期服藥是可以解的,可為什么會越來越嚴重而且還會死,韓破!到底給洛瑤吃的什么藥。再次回到玉荷苑那恐怖的情境又一次在心頭一幕幕呈現——

瑤池里的花開的比去年還好看,我想我們又可以一起去看了,

今年的瑤池比去年還好看。我對她說。

她走到池邊俯身折下一朵嗅了一會兒,起身將花插在發間,轉身對我說,要飯的,你看,怎么樣?

我想了想,說,什么怎么樣,嗯嗯嗯,花好看!

她詭異地微微一笑,順手拿下頭上的花,她緊緊鎖眉手中的花也掉在了地上,突然,一口血從嘴里吐出,倒在池邊,嘴角開始不斷滲出黑*的血。

韓破說洛瑤中了一種很怪的毒,他從未見過。宮中所有的醫書也都沒有記載。我怎么都不會想到連韓破這樣的御醫都束手無策,可韓破一直在醫治她,怎么會這樣,來不及多想,我帶她離開了長安。那一年我又一次向這個冷漠的人世乞求,我希望這個恩怨紛爭的江湖也一樣可以神醫濟世。希望師哥師姐會是那神醫,一路上她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昏睡,醒的時間很短,在離開長安不久,她醒來過一次,那是她最后一次對我說話。她蒼白的臉看著我,要飯的,我…我撐不住了,你聽我說,那荷花有毒,韓破也有問題我想我早中的毒根本就沒有解,這一切應該是有人設計好的陰謀,可能從我們進宮的那一天起就已經開始了!你不用救我了救不了的,我死之后把我帶回月眠城,對于我的死不要過多的追究,你要帶杜鉞汐離開長安,否則她也會被害死,你要好好的對待杜鉞汐,自從月眠城被屠城之后,你一直對我很好,尤其是在玉荷苑的日子里我總是捉弄你。盡管你沒說什么,我卻都懂??贍疽滓蛔迥敲炊轡薰嫉娜碩妓懶?hellip;我是城主…

說著眼淚開始翻涌,我還是看到她這個冷艷的城主哭了。

我安慰她,說,一定會沒事的,我相信我師哥和師姐一定可以救你,你知道嗎我師哥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云中飛羽喬安,師姐就是幻翼仙姑玉溪子。她們就住在仙伊島,從長安到仙伊島只要兩天的時間,等你沒事了我們就不回長安了,我和小米都跟你去月眠城,到時候你再捉弄我…

她嘴角微微的上揚,不知道她是不是笑了。

之后就只有馬蹄一次次落地的聲音,由于走的不是官道,日暮時分我們停留在一處荒郊,洛瑤一直昏迷著。我相信只要她堅持住明天她就有救了,眼前一條河含著落霞順勢撇下的余暉,映襯著在不遠處飛起飛向更遠處的孤鶩。暮*也順勢四合,我升起火來取暖,夜*也逐漸在整個天地間彌漫開來,夜風也開始有幾分初秋的味道,我注視著懷中那張被火光充斥的無比寂靜的臉。突然覺得夜變得漫長而難奈。

我低頭注視著她說,你一定要撐住,明天就能到仙伊島了,求你了…木易城主。她依舊昏迷。

借著火光,我將她抱得緊緊的,能讓她在如此無助的長夜里擁有足夠的溫度。即使她感受不到。眨眼之間記憶似時光倒轉一般回到二十幾年以前,當年和七歲的妹妹逃難。在幽寒谷的夜里,幼小的身體相互靠著取暖,那時候依舊長夜漫漫,卻不需要多余的溫度。二十幾個春秋,就這樣在江湖恩怨與權貴皇朝的變遷中不知不覺得過去。我沒有像娘臨死前說的那樣,把妹妹好好的帶著。如今,我又用自己的溫度來竭力挽留著另一個女子,愈發的覺得這個江湖冷漠縹緲,人事如魂。江湖事更是如夢一般虛幻不定。在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大多也早已是半人半鬼了。此刻我懷中的這個人就是一半人一半鬼,于我為人,于江湖則為鬼。殺了木易洛瑤,滅了月眠城,就可以搏得顯赫的地位,成為朝廷的功臣和武林的英雄。這個名門正派口中的妖女已是一個垂死之人,現在殺了她易如反掌。只要刀法好一點一刀就可以殺了,她順手也殺了我。然后昭告武林,自己殺了木易洛瑤,還殺了她的多少的兵卒。至于那些刀法不好的人,完全可以將我們亂刀砍死或者先將我們毒死再亂砍,依舊可以昭告武林。自己是如何光明正大的殺了木易洛瑤和她的幾千兵卒的。對于我們而言都是死,只不過一個的死相難看些而已。這是武林大人物亙古不變的做法??墑率瞪鮮悄切┲換嶁┗ㄈ逋忍嶙諾督?,整日嚷嚷著殺殺殺的人,此刻卻又都不知道跑哪去了。一個都沒有,我嘆息他們、她們失去了一個成為英雄的機會。最后一絲火光最終在晨曦中熄滅。我才確切的知道一切都晚了,洛瑤的身體已經涼透。她還是沒能堅持住,晨曦的霧氣在草的葉脈上結成淚滴般的水珠,一旁的馬時不時打著嗤鼻,從鼻孔里吹出白*的水霧。一切都如此的安靜,我起身的瞬間,手觸碰到在她眼角停留了好久才劃落的淚滴,因為失去了應有的溫度而冰冷刺骨。最終墜落在地上化為這個晨曦最簡單的露,卻終究還是帶著最讓人難以忘卻的溫度。幾只野鶩頂著霧氣悠閑地叫著,在不遠處飛起又落下,落下又飛起……

眼前的瑤池已經喪失了一季的繁華,敗枝殘荷在風中搖搖晃晃,像極了這個看似太平的人世。大哥他們的靈位前香火依舊,我不在的這段日子里小米可能來過吧。此番回長安,于情于理都得查清洛瑤的死因,我對洛藤爺爺說了我們在長安的事,他也覺得洛瑤的死很奇怪。離開月眠城的時候我給了洛藤爺爺一封書信,讓他去趟漠里交給雨薇,她現在可能已經看到了吧。眼前的瑤池邊幾個宮女走過,她們的身后已經是秋天了,我去找韓破,希望他可以幫我,奇怪的是他也不見了。我問了其他幾個御醫,都沒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韓破到底去了哪里怎么會沒人知道,莫非他真的會像洛瑤說的那樣。

洛瑤的死因根本沒有一點頭緒,就連韓破也下落不明,我到底該怎么辦…只好去城外找以前要過飯的兄弟幫忙。

讓開…讓開 沒長眼睛啊… 一個滿臉胡須的大漢,駕著一輛馬車飛速撞開來來往往的人,朝我這邊來。街道頓時變得驚吵起來,所有的人都迅速向街道兩邊退去。由于太快,馬車從我身邊經過的時候我只短暫的聞到一種我從未聞到過的香料的味道。車主能用得起如此尊貴的香料想必非平常人,在路人憤憤不平的言語中有一個乞丐被撞倒了。

沒事吧?我扶起那個乞丐,馬車早已不見了。那個乞丐低著頭連聲道謝,他抬起頭來看我,臟亂的頭發下一雙干凈的眼睛打量著我,突然,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我,

興奮地叫道,大哥 大哥…

良久我才回過神來,你是?

那個乞丐用手掀起了頭發,我是 二燈…二燈你不記得了嗎?

對,我想起來了 二燈 。 我笑著說,自從我們進宮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他們。

大哥你在宮中不好好呆著怎么跑到這里來了?“二燈好奇地問。

我說:‘’這個以后再說,你先告訴我其他兄弟呢?“

二燈說:‘’都在城外,大哥要去嗎?“

我重重地點點頭。

果然像二燈所說他們都還在,

‘’兄弟們大哥來了,“二燈說。

…大哥 大哥 大哥 大哥………

‘’我可找到你們了,“我望著眼前熟悉的他們,我覺得我們又像幾年前一樣了。

‘’兄弟們你們為什么要離開長安,我找不到你們,這幾年都去哪了?“我看著一個個熟悉的面孔說。

不知為何我的話讓他們都不太自在的樣子,他們都低下頭沉默不語。

‘’大哥、你還沒告訴我們你過的怎么樣?“二燈突然問。

‘’是啊、是啊大哥你怎么樣?“

對于他們的這個舉動我很是不解,

‘’二燈…你們到底有什么事瞞著我,快說?“我盯著二燈大聲地說。

二燈吞吞吐吐地說:‘’大哥,你們進宮之后我和兄弟們就等著你來帶我們進宮過好日子去,結果我們還沒等到你,我們就被趕走了。“

我好奇地問‘’誰趕你們走的?“

二燈說:‘’是…是…是你三哥劉煜。“

我還是不敢相信三哥會干這種事。

‘’對了、大哥你還沒告訴我們你的事呢。“二燈機靈地說。

‘’我來就是看能不能找到你們,我想讓你們幫我找一個人。“我說。

二燈說:‘’不知大哥要我們找誰?“

我看著他說‘’韓破“

‘’就是那個御醫?“二燈好奇地問。我點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請大哥放心,三天后你來這里。“

在回宮的路上我一直都在想二燈說的話,三哥會不會也與洛瑤的死有關呢,可三哥早就離開長安了,隱隱約約覺得這件事遠遠沒我想的那么簡單。又是一個**昏,路人開始稀少起來,我想是時候去趟函宇哪里了,不知道函宇能否告訴我一些三哥的事情,如果真發生什么事,很可能與皇位有關而且一定會針對小米和函宇,希望不是我想的這樣也希望與三哥無關。穿過朱門繞過一道道走廊和宮墻,富麗堂皇的宮殿在微微的夜*中吐出淡淡的光,尊貴莊嚴。等候片刻,眼前的宮殿里傳來函宇的聲音,“五哥,你快進來吧“

殿內,函宇靜靜地站著看著我,眼睛依舊如寒夜星辰般,看到我他開心的笑,還是安靜地站著,華麗的龍袍裹著他瘦小的身子,片刻間,我感覺他還是那個倔強的少年,這被能工巧匠繡滿世人欲望的龍袍也許根本就不合他的身。

‘’五哥,我聽說你回月眠城了,你回來了,木易姑娘還好吧?“他笑著問。

我靜靜地說:‘’她死了“

他不解地問‘’這到底怎么回事?“

我說:‘’這個事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我有事要問你,“

他走上前來拍拍我的肩膀說:‘’問吧“

‘’可有三哥的消息?“我問,

‘’啊…五哥你怎么問起三哥來了? 當初,三哥沒進宮就走了你也知道的。“

‘’我是說他去哪里了,你可知道,這幾年可有他的消息?‘’我盯著滿臉疑惑的他問道。

他說:‘’三哥走后就沒有來過長安,他去了哪里朕也不知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我自言自語地說。

‘’五哥,怎么了,三哥出事了嗎?“

‘’沒有,我就隨便問問。“

‘’對了,小米還好嗎?“

他不自在的說‘’你說杜鉞汐啊,她好的不得了,在整個皇宮就她不把朕放在眼里,還好有瞳妤陪著朕。“

‘’她欺負你?“我問。

‘’我才是皇上,她管的也太多了吧很多大事都是她自己處理的。“

‘’她處理的不好?“我問。

‘’也不是,只是這樣一來就顯得朕太沒用,這樣下去還有誰臣服朕呢!“

我笑了笑說:‘’我想現在去看看她,一起去吧?“

他搖搖頭,說:“五哥,你自己去吧,朕不想見她,這幾天各地諸侯送來了很多奏折我還沒看完呢。“

我離開的時候看到了瞳妤,我想函宇最幸福的事就是在這空寂的宮殿里有她日日夜夜的陪伴,于是這個世上便有了很多些東西是經得起時光消磨的!

小米在后宮過得怎樣我從不曾知道,總之她的宮女比長安城的侍衛都要兇,沒想到想見到她會這么難。自古以來都傳言皇帝后宮佳麗三千,可惜我在后宮沒發現佳麗倒見到了宮女太監三千,我怎么都不會想到小米將整個后宮大一統,如此看來她不把函宇放在眼里太正常不過了,怪不得就連她的宮女都很兇。最終我透過一層層的紗簾我看到那個熟悉的影子,

‘’呦,這外面站的是誰啊,見了本宮怎如此無禮呀?“她的聲音透過一層層的紗簾清晰地回蕩在我周圍。

我說:‘’草民…李隱,特來拜見。“

‘’李隱是誰啊……“他輕蔑地說,我轉身準備離開。突然,聽到她大聲的叫道:‘’叫花子,你站住,“我轉身透過一層層卷起的紗簾看到她身著金玉鑲邊的袍子,頭上的飾物更是盡顯尊貴,她靜靜地對身邊的人說:‘’你們全都下去吧,一點都不好玩兒。“隨后,那些正值芳齡的宮女一 一的退了出去。

‘’叫花子,你怎么來我這里了?“她好奇的問道。

我看著她,‘’你不是不認識我李隱嗎?“

她瞪了我一眼, ‘’哼,誰讓你一回長安就跑到蕭函宇那里去了,我告訴你整個長安整個天下都是我杜鉞汐的,我才是皇上。“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去了函宇那里的?“

她擺弄著自己華麗的衣服,

傲慢的說:“整個皇宮都是我的,就沒有我不知道的,說吧來后宮干什么?“

‘’小米、你還好吧?“我問道。

‘’你來我這里難道就只是來看看我?有什么事快說吧,時候不早了說完早些離開。“

“小米、洛瑤她……“

他突然地說:“不用說了我早知道了…“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驚奇地問。

‘’我已經派人去過月眠城了,還有別的事嗎?“她冷冷地說。

我說:‘’我就是想提醒你小心些,特別是你身邊的人,皇宮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我想你是清楚的。“

她笑著說:“你看我現在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一人之下,不…沒有一人之下,我就是萬人之上,誰敢動我杜鉞汐,就是他蕭函宇來了我也一樣 殺 無 赦 ,我看呀,還是你小心些吧。“

她轉身離開,頭上尊貴的飾物泛著點點的光相撞著發出清脆的聲響,身后,那華麗的紗縵在閃動的宮燈中又一層層地舒展開來,將她在我的眼中逐漸地隔成感覺越來越陌生的影子,只留給我感覺永遠都不會陌生的聲音…

“來人,送客…“

我在心里默默地說:“你還在撐嗎?‘’

似乎我說的什么話都太多余,離開后宮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一彎弦月撐著冷清的天壁勉強地吐出清冷的光,也許只吐滿了整個從未感覺溫暖過的皇宮也許早已經吐滿了整個長安城,月光冷冷的,秋,已經很深了。無論怎樣,我都希望她還是當年那個女扮男裝說自己叫杜小米還要幫我找妹妹的“公子‘’,還是那個嚷嚷著要和所謂的武林正派的大俠們一起踏平月眠城殺了木易洛瑤為武林除害的俠女杜鉞汐,也希望她還是那個看穿所謂的名門正派后要和洛瑤一起老死在月眠城要跟著雨薇學做菜的世外高人,而不是如今守著這深宮冷苑和函宇一樣孤獨的皇后,很無奈的是她終究還是將人世滄桑忍受著,我只能希望她和函宇各自好好的活著為黎明百姓活著為死去的大哥他們活著,所有的人都能好好地活著,無論以什么樣的方式……

回到玉荷苑,徹夜難眠,到底會發生什么事,二燈找到韓破了沒有……

三天過去了,能不能找到韓破就看二燈他們的了,我按照我們三天前所說的那樣去找二燈他們,希望他們能找到韓破,可令我恐懼的事還是發生了,二燈沒有出現,其他的人也都找不見了。突然,一陣風裹著不知從哪兒發出的奇怪味道撲面而來,好像是什么東西腐爛了發出的,可眼前只有一堆朽木枯草,那是他們夜里睡覺用的,直到那味道越來越濃我才意識到是那里面什么東西發出來的,我試著用手去掀開那堆草,而有些草好像沾上了什么東西而黏在了一起,隨后我看到一只紫黑*的手抓著一束枯草出現在我的眼簾,還有那快要裂開的雙眼和發黑的尸體,一具、兩具…都靜靜地躺在那里,他們的尸體都發紫發黑呈現出掙扎的樣子,地上還有一些碎碗片,顯然,他們都是被毒死的,而且在如此清冷時節都能嗅到尸體發臭,短短幾天就能讓一個人的身體腐爛到這種程度,是什么樣的毒藥下毒之人也太過于兇狠。我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二燈的尸體,可能他還活著…

“別看了,是你殺了他們。‘’

聞聲,我轉身看到了小米,她靜靜地站在那里

‘’小米…你…你怎么來了?“

“我若不來你早就死了。‘’她指著地上的兩個黑衣人。

“他們是什么人?‘’我問。

‘’和你一樣,反正啊,都不是什么好人,剛才被我偷偷地解決了‘’她略帶戲弄的說。

“你說誰是我殺的?“我看著她。

她用手捂著鼻子,盯著那一具具發臭的尸體,“就是躺在你身后的這些和你一起要過飯的你的兄弟啊,要是那大飽還活著不知道該有多傷心??!‘’

‘’此話怎講?‘’我說。

‘’你之前肯定找過他們,否則誰會殺這幾個要飯的,要是你沒找過他們,他們現在還可能活的好好的在長安城里要飯呢。“她轉身離開。

‘’我先走了,我出宮已經有一陣子了,要早回去,你早日離開長安吧,馬匹我已經為你備好了。有些事別太較真兒不然的話會付出沉痛的代價,別怪我沒提醒過你。“

我看著地上被小米殺死的黑衣人,愈發覺得事情的詭異。而小米和以前相比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我知道她是裝出來的,我想她已經有所察覺了,她想一個人去面對即將發生的事,讓我離開我知道是為我好…不管發生什么事我都應當去好好面對,一定不讓洛瑤死的不明不白,這個真我較定了。時值**昏,我看著往日那一個個簡單的生命變成了一具具冰冷腐臭的尸體在秋風中靜靜地躺著,莫名的辛酸如潮水般在心間翻涌。忽然覺得就像小米說的那樣是我親手殺死了他們,可是現在我還有退路嗎。對,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其實每個人活著的人在某些特定的情境中都是沒有退路的,就像此刻的我處在這個蕭條的城郊活在這個沒有退路的時代。

暮*慢慢地降臨,回到玉荷苑的時候看到了瑤池邊站著小米的貼身侍女增月,對于她的出現我并沒有過多的詫異,一定是小米讓她來的。

‘’不知增月女官來我玉荷苑,所為何事?“我說。

“李大哥,我家主人叫你今夜離開皇宮。‘’

‘’這是為何?“我不解地問。

‘’這是我家主人的意思,請跟我來吧。‘’

“去哪里?“我問。

‘’李大哥,只需跟我來便是。“增月頭也不回地說。過了好久,我們停在了一處亭子里。

我問‘’這是什么地方?你帶我來這里干嘛?‘’

增月說:“不知道李大哥可還記得一個人?“

“誰?‘’我好奇地問。

增月說:“胡大。“ 聽她這么一說,我突然想起當年在鳳棲河邊那個面*黝黑刺傷小米的人,不幸的是他學藝不精反被小米一掌打下水,由于鳳棲河的水過于急湍沒來得及救他就被水沖走了。

良久,我說:“記得,那個人曾經…‘’

“那個人就是我哥。‘’增月突然大聲的說。

我問‘’你就是事后那個不見蹤跡的小姑娘?你還活著太好了。‘’

增月語氣冰冷地說:‘’哼,你和杜鉞汐都沒死我怎么會死呢!“

‘’你…這是什么意思?“我不解地問。

她露出了藏在衣袖中的匕首,‘’什么意思,哼!要不是你們,我哥就不會死,我為了殺你們才進宮我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增月,你哥的死完全是他咎由自取,你可要想清楚小米可是皇后,你即使殺的了我你也殺不了她的。“我說。

‘’哼,皇后,我是她的貼身女官她我還不清楚嗎,既然你已經快成為一個死人了我就告訴你吧,我已經在她的御膳里下了毒,她命人為你已經備好了馬匹讓我來玉荷苑就是讓你連夜離開皇宮,現在我殺了你,然后把你綁在馬背上,你的死就神不知鬼不覺了,然后我再回去替她收尸,怎么樣???“

我問道,‘’那你覺得你殺的了我嗎?“

‘’不試怎么知道呢?“,說話間,她手中的利刃已經刺破夜*疾速而來,我縱身一躍而起踢在了亭柱上發出跶跶的聲響,順勢一腳踢掉了她手中的匕首,她后退幾步倒在了地上身體不停地抖動,‘’我殺不了你,你…你…殺了我吧。“

‘’你好自為之。‘’我轉身離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一直困擾我的事情要發生了,而且就在今晚,只是希望小米不要中毒不然我怎么辦。不久之后,我就看到了頭頂那被火光照映著的紅*天壁,不遠處那座寂寞的宮殿已被熊熊的烈焰完全地吞沒灼熱的氣浪向四周彌漫開來,火光照亮了整個皇宮。宮殿宏偉的穹頂化作飛舞的巨大火舌卷著正在崩塌的宮殿在風中晃動將黑夜無情地撕開,火舌猶如一道道旖旎流彩的華縵以不應該有的力度包裹著一道巨型的傷口使整個天地都因疼痛而呻吟著?;鴯庵興械墓嘍莢詰厴瞎蜃?,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一樣,函宇在哪里,那不是他的宮殿嗎…還有小米呢她會不會出事。

‘’為什么不救火!為什么不救火…“我望著眼前的一切漫無邊際的喊著。

‘’哈哈哈哈…我看誰敢…“

一個對我來說久違卻無比熟悉的聲音像一根毒刺一樣將我深深的刺痛,我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三哥,怎么會是你?“我注視著突然出現的劉煜,無奈的問道。

“怎么不會是我…五弟,幾年不見…別來無恙啊…“他不屑地說。

我問道,‘’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函宇和小米呢?“

‘’哼!為什么這么做…我們打下的江山憑什么要歸他蕭函宇,當初我離開長安就是為了這一天。“他若有所思的說。

我壓著心中無窮無盡的憤怒,‘’你…你這么做對得起死去的大哥和二哥嗎?“

‘’你說馮輦和何諾,他們要是還活著我一樣殺…我要殺了所有的人,擋我的人都的死,你、杜鉞汐、蕭函宇、何墨、潘良、歐陽雨薇、即墨飛雪,你們活著的人都得死,蕭函宇已經葬身在這大火中了。“他指著大火面目猙獰的說。

‘’你殺了我,你放過小米還有其他的人。“

劉煜搖搖頭說:‘’不不不,我說過了,你們都得死,我要殺你的話早就動手了,杜鉞汐以為讓增月帶你離開長安就沒事了,可是我太了解你了,你不是在查那木易妖女的死嗎?好我告訴你,她中了我特制的毒藥,你們不是喜歡那荷花嗎我就讓她因為花而死!韓破也是我的人,每天韓破都會在送藥的時候加點我交給他的東西并且你們都不會察覺,因為每次下毒都有一定的量,而且只要控制好下毒的量,我想讓她什么時候死她就什么時候死,當發現的時候就什么都晚了況且她本來就中毒,你說久而久之這樣下去她會有好下場嗎,其實她不必現在就死,要說這木易妖女不愧為城主果然了得,我發現她好像注意到什么不對了,為了避免節外生枝我就只能送她上路了,我就是要讓你眼睜睜地看著你身邊的人一個個死在你面前,我也要讓你痛苦的死去,。“

我注視著眼前的劉煜,“洛瑤竟然是你殺的,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你為了皇位為了我你到底害死了多少人?“

劉煜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為什么,要不是因為你和即墨飛雪,七玄怎會跟著慕容九翎去送死,我先殺了你,然后再殺了即墨飛雪和潘良,你還不知道吧,林郁嬌也是我害死的,其實我早就知道玉婉閣的那個燒火丫頭就是你一直要找的妹妹,不然的話,她怎么會突然成為那里的頭牌姑娘呢,只可惜她自盡了,否則現在的這場戲就更有意思了。‘’

我握緊了自己顫抖的拳頭,“你連我妹妹都不放過,好,我今天為他們報仇,為他門報仇。‘’

頓時那些侍卒像瘋犬一樣從他身后躥出來,我有力地揮動著自己的雙臂,每當接觸到他們身體的那一刻我似乎都能看到那些孤獨的亡靈在我眼前做短暫的停留后消失,然后是他們因身體的骨頭被我擊碎而倒地呻吟的聲音,劉煜靜靜地站在那里看著他的‘’犬‘’被我一個個的打死,拍手說道,‘’幾年不見你還是那么厲害!不過你也有死穴,我不動手也一樣可以殺了你,你現在的死穴就是她。“劉煜指著說,我看到一個滿臉胡須的大漢押送著小米和二燈走來。

‘’怎么樣,五弟!念在我們結義一場就讓你選一個我可以留他全尸。“

我看著二燈,他旁邊是臉*憔悴小米,‘’劉煜你把他們怎么了?“

劉煜笑了笑,說道,‘’這個姓杜的和這個臭要飯的太吵,喂她吃了點東西,你看現在安靜多了,不過你放心…“

二燈無力地掙扎著,‘’大哥…你不用管我,我不怕死,你快救杜姑娘。“然后他緊緊地盯著我,淡淡的笑,嘴角不住地流下血,那個大漢看了看驚恐地松開了手,二燈倒在了地上,那個大漢對劉煜說:‘’大人,他咬舌自盡了!“

劉煜詫異地看著發生的剛剛一切,‘’臭要飯的還挺義氣的,五弟,其實你一開始就有沒選擇了,她 必 須 死,動手!“

我看到那個大漢掐住了小米,我一個箭步上前,恰好迎上了一邊的劉煜,沒躲過他的一腳接著胸口一陣劇烈的疼痛,我退出了好幾步才站穩。聽那個大漢發出一個刺耳的呻吟,小米順勢倒在了地上,在那個大漢的身后我看到了增月,她手中的匕首已經深深地刺入了大漢的背。

聞聲,劉煜看著增月,‘’你這個吃里爬外的東西,我讓你不得好死。“

顧不了那么多,我忍痛一躍而起給劉煜重重的一腳,劉煜因我的一腳而倒在了地上,那個大漢也早已拔出了背上的匕首,增月已經倒在了那個大漢的腳下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只見那個大漢像瘋子一樣轉身沖小米走去…

‘’不要?。。?!“我大喊著倒在了身后的劉煜的腳下,大口大口的血從我嘴里涌出,一陣陣的眩暈充斥著我,我眼前開始模糊起來,耳邊斷斷續續傳來劉煜鬼魅的笑音,我用力睜著眼看那大漢蹲下身子將手中的匕首刺向地上的小米。

‘’不 要??!“突然一個白*影子墜入我的眼簾,我聽到利器刺穿肉體的身音,我僅存的意識告訴我洛藤爺爺和雨薇來了,之后劉煜的笑音突然消失,利器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還有宮殿徹底的崩塌的聲音!我感到有溫熱的水滴時不時地打在我的臉上,一個很微小的啜泣聲,“一切都結束了…“

當我再次清醒的時候我看到了瞳妤,她紅著眼微笑著說:‘’李大哥,你終于醒了,你都昏睡了三天了!“

我看了看,說:‘’這是哪里?“

‘’我的寢宮,“瞳妤說道。

我問,‘’其他的人怎么樣?“

瞳妤說:‘’只有小宇他…,對了,杜姑娘剛剛來過,她回玉荷苑了,穿白衣服的那個老爺爺兩天前就走了,歐陽姐姐今天早晨才離開長安,這是他留給你的書信。“

我接過她手中的信來看…………………

我走了,御醫說你已經沒事了,你醒來之后就去玉荷苑吧,鉞汐已經沒事了她在玉荷苑,你要好好的待她,對于洛瑤的死不要過多的難過,相信她也希望你好好地活著,劉煜已經被我殺了,無論他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如今都已成過去了,我這幾天一直在想,當初你和鉞汐要是一直向北走那么你們就可以不認識我了,人事都是無法預料的,我們曾發誓要讓百姓過上好日子讓長安真的長安,直到現在我們死了太多的親人,出生入死的只有我們幾個活著,可最終為了名利皇位又自相殘殺,人心叵測比世事更加難料,什么是長安盛世?我想長安離我們都很近,每個人安安分分的活著便是長安。而永久的長安是不存在的因為人心不可能永久的長安,看似長安其實是一種真正的亂,而那些看似不太平的事都在不太平的發生著,世人有喜有悲有愛有恨那才是太平長安。江湖紛爭和皇室的恩恩怨怨讓我們彼此成為了這個亂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比起慕容九翎、大寶、北宮七玄和街程我們都應慶幸彼此還可以依靠。你知道嗎,我很羨慕潘良和即墨飛雪他們,還有遠在外邦的王朗和浪跡天涯的何墨,他們才是長安人,世事豈是你我就可以左右的了的,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就算不為別的也要為你死去的娘和妹妹活著為洛瑤活著。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我決心遁入空門,你不要來找我,我也絕不再見你………………歐陽雨薇。

‘’歐陽姐姐其實很關心你的,你有這樣的姐姐真的很幸福。“瞳妤緩緩地說。

‘’李兄,你終于醒了!“一個白衣男子走進來。

坐在榻旁的瞳妤突然站起來,吞吞吐吐地說:‘’李大哥,這是小宇的表哥劉陵,這幾日宮中的事情都是他打理的,他…他也是皇位的繼承人。“

我注視著眼前的這個白衣男子,清瘦的臉上鑲嵌著一雙寒夜星辰般的眼睛,雙眉像兩柄利刃一樣,他身上散發著一種香料的香味,整個人尊貴無比。

‘’不錯,在下是函宇的表哥,表弟的死我也萬分悲痛,眼下本不應當提什么皇位之事,我更是不愿意坐這個皇位可眾臣竭力舉薦我,國更是不可一日無君,在下才忍痛繼承皇位,事已至此我也會替表弟好好的治理天下。至于瞳妤我會像表弟一樣待她。“

我看到瞳妤低下頭陷入長久的沉默。

‘’不知李兄日后做何打算,我想你留在長安輔佐我,只是宮內如今四分五裂就是辛苦一些而已,我也無法替表弟照顧你。“劉陵說道。

我看了看他,‘’多謝,我懶散慣了不想留在長安,我今日便離開。“

劉陵笑著說:“李兄不愧是表弟的結義大哥,果真豪爽,既然這樣我也就不留你了,那在下先告辭了。“

劉陵轉身離開的一瞬看了瞳妤一眼,我聞到了那種香料的氣味漸漸地變淡直至消失。方才劉陵的一番話倒也說的明白,就是要讓我離開長安。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劉陵才是真正的元兇,那日在長安城遇到的那個馬車的車主就是劉陵,三哥劉煜也被他利用了,如果他現在已經是皇帝的話,我想我就不可能活著離開長安了。

‘’瞳妤,你和他是一伙的,對嗎?“我問道。瞳妤驚恐地抬起頭,良久,她哭著說:‘’我沒辦法我真沒辦法,我是被逼的。“

我問道,“函宇怎么會就那么容易被燒死,還有劉陵和函宇一個姓劉一個姓蕭他們到底是什么關系?劉煜和劉陵又是什么關系?‘’

瞳妤說:“大火之前我給他喝了劉煜給我的下了迷藥的酒,聽劉陵說起過,小宇本姓劉不姓蕭,聽說他們是表兄關系,劉煜和劉陵他們只是認識,不過劉陵好像很尊重劉煜。“

我想過是不是應該殺了劉陵殺了瞳妤,可為什么要殺了他們呢,為函宇報仇還是出于江湖道義,總要有人做這個皇帝,誰來坐這個皇位不都一樣,終究你爭我奪的被時光化為青史的一粒塵,最終微不足道的飄逝。

回到玉荷苑,劉陵已經派人在那里備馬等候著,又一次看到焚香的裊裊煙霧從那些牌位上不斷升騰著,那些記憶深處的人,馮輦、何諾、石屠生、街程、南愈、大飽、北宮七玄、慕容九翎、林郁嬌、木易洛瑤。

“洛瑤的牌位是我立的。“小米從一旁走出來。

我看著她已經全白了的頭發,平靜地說:“我們走吧。!“

小米笑著點點頭,只是她滿臉的水,或許,她哭了,或許,是我看錯了!

離開皇宮的時候路過那座已經化為灰燼的宮殿,我看到離它不遠處的宮墻上站著的瞳妤,她一個人在整個冰冷的天地間站著,就那么靜靜地站著,像一場做了千年的夢醒在了這個最不該蘇醒的時代。而那場大火無論誰對誰錯都終究還是帶走了那個愛她或許也讓她愛過的人,那個宮殿中日日夜夜孤獨的少年。

終于要離開了皇宮也終于要離開長安這個曾讓我和妹妹感覺溫暖的城池了,

一旁的小米緊盯著城門,說:“叫花子,那里怎么有那么多人,我們過去看看。“

不遠就聽到人群里有一個人在念叨,

“召曰、皇帝于昨日卯時因病駕崩于寢宮,帝位將由劉陵繼承…“

皇榜是今早張貼的,不得不說劉陵心機詭異,那場大火燒毀了與這個朝代有關的所有記載,函宇和他的這個朝代也注定在歷史上永久消逝而不被后人記得!皇榜卻絲毫沒提宮內的大火之事,只簡簡單單的說皇帝病死于寢宮。

“劉陵,哼!我看啊他終究和蕭函宇一個下場。“小米說道。

我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小米看著我,“有人坐這個皇位,就會有沒有坐得皇位的人惦記著皇位,就會想法設法致皇帝于死地,你看你的結義好兄弟蕭函宇,他要不是皇上怎么會被大火燒死,為了皇位那還有仁義道德可言,即使親兄弟也是你爭我奪明爭暗斗,哪朝哪代不是這樣的呢!“

我說:“別看了,走吧!“離開長安城的時候,在城門外看到一個瘋癲的乞丐我還是認出了他,韓破!不過我沒有告訴小米,至于他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只有他自己知道。身后的長安城依舊保持著我帶著妹妹初到長安時它留在我心中的樣子,記得那一年那場城南的大雨讓我丟了妹妹,后來妹妹時常獨自一個人偷偷跑到城南來找我,等我找她回去,除了下雨的時候,她說她怕在另一場大雨里我把自己丟了她找不到了,多年過去了,望著長安城,我絲毫看不出這座城發生的變化只是妹妹早已不在,對長安城在感覺也上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長安何曾真正的為黎明百姓而長安過!

“叫花子!你到底走不走,你盯著這座破城看了好一陣子了!“

“走!“說完我騎上馬,同小米一起永遠地離開長安回到了漠里…終于離開了!

兩個月后,劉陵在長安即位,立瞳妤為皇后,開廟祭祖,開倉放糧!

“叫花子,叫花子…“小米嚷嚷著,

我回過神來才發現我們在漠里,看到眼前的小米瞪大眼盯著我。

“干嘛這么大聲,怎么了?“我問道,

小米很小心地問,“你已經像木頭一樣呆呆的坐了很長時間了,來到漠里已經半年多了你總是一個人這樣,你是不是又想起兩年前的事了?“

我點點頭,然后沉默不語。

漠里的花又開了十次,也落了十次,在這十年里我和小米再沒去過長安,我們在漠里過著樵夫和村姑一樣的生活,日子過的很平靜很簡單,關于江湖上發生的事很少有耳聞,凡是聽到的無論真假都作了我們的閑談。我每年都會帶著小米去幽寒谷給妹妹和娘掃墓,也會給她講我和妹妹小時候的事和與那棵棗樹有關的事,我們每次經過樓逸鎮的時候總會遠遠地看看緣來客棧,艾鶯已經是那里的老板娘了,她的生意很好,只是我們從沒告訴過她我們來過。

當然,我也會去月眠城,去月眠湖看那個孤傲的城主看那個在心里從未離開過的人,一年又一年,洛藤爺爺在七年以前不見了,再后來就再也沒有見過,可能是死了吧!

漠里又下了一場大雪,雪下的比往年大比往年白,白的像小米的頭發一樣,小米很厲害的給我生了一個女兒,家里也比往年熱鬧比往年暖和。

透過窗戶,看著外面的雪正安靜地下著,我想在外面的人會不會很冷,也不知道師哥師姐在仙伊島過的怎樣,有沒有想我!潘良和飛雪你們又在哪里,你們成親了嗎?何墨和王朗呢你們過的如何?雨薇姐你還是不愿見我嗎?我好想你們!

小米說:“叫花子,你說我們的孩子叫什么名好呢,我們給她取一個吧?“

我說:“好??!你取吧!“

良久,小米開心地說:“大豆。“

我好奇地問道,“為什么叫大豆而不叫小豆呢?“

小米笑瞇瞇地看著我,說:“因為大豆比小豆大!“

然后低下頭緩緩地叫道

“……………大豆…大豆…“

熱點 / Hot

    最新 / Latest

      手機客戶端|關于我們|聯系我們|fifa手游值得培养的球员|客戶服務|意見反饋|網站地圖
      Powered by 愛瞎玩網 湘ICP備12006741號-4